「不敢說自己是揭竿者,只是想自在真實地活著」 | 庇護英雄

「不敢說自己是揭竿者,只是想自在真實地活著」

「不敢說自己是揭竿者,只是想自在真實地活著」

──專訪神腦庇護工場專員小岩哥

        大片落地窗、木質地板、慵懶舒服的輕音樂…….不特別說,可能會以為我們在咖啡廳。今天,我們來到位於民權東路上的「神腦國際手機維修庇護工場」,和當日的主角──小岩哥,約在櫃檯附近的靠窗座位。一碰面,他先和我們打了聲招呼,第一眼,我先被他耳朵上醒目的耳環吸引,注意到我的視線,他拿下耳環,跟我說,這其實是戒指,一派瀟灑,開始侃侃而談⋯⋯

從一針一線裡織起我的「第一技」

        年輕時不愛讀書,高職讀了二年級我就不想再念,和爸說我想休學,我爸沒阻止,只說「那去學個一技之長吧,起碼以後不會餓死。」那是個「斜槓」一詞還沒盛行、「一技之長」就夠走跳江湖的年代,看看現在,一技怎麼可能夠用?
因為喜歡縫紉,在爸的介紹之下,進了專攻西裝的學徒班,有趣是有趣、但也十分不容易,「三年半」是學徒班的基本練功期,之後能不能出師?很難說,要看個人造化。

       有感未來此路難行,畢竟,除非經濟許可,誰會沒事訂作一套動輒五六萬的西裝呀?從學徒班畢業以後,我跟爸說,我不要玩西裝了、我想做別的,輾轉來到榮總技訓班,一樣是縫紉,但不限西裝,也教女裝、童裝⋯⋯儘管已有部分基礎,入班還是需要打掉重練,學成以後考了證照,我就到服裝公司上班,專做戲曲表演服,一入行,轉眼過了十幾年,我很喜歡縫紉,但原來,除了針線裡頭的世界以外,還有這麼多「人情世故」要顧⋯⋯

那些傷心往事,如今我想輕輕放下

        這十幾年間,發生了太多枝枝節節,我打過兩場官司,和不同的雇主、因為類似的事情。我真是怎樣也想不明白,照著勞基法走,這個要求很過份嗎?官司進行了好一陣子,雖然最後不是我希望的那個結果,但早在行動之前,我就已經給自己做過心理建設:不管最後成敗如何,只希望至少能讓那些不肖老闆有所警惕,不是所有勞工都這麼好欺負的。這無疑也帶著一些「前人種樹,後人乘涼」的盼望:希望這些反抗的舉動,多多少少能讓「後人」的路不要走得這麼辛苦,起碼對於不公不義的待遇,不是每個「前人」這麼逆來順受。

       受夠各種糟心事,我決定離開這個產業,至今有朋友還在圈子裡受氣,雖然我仍然忍不住為他們叫屈「這些慣老闆們,到現在還是沒有任何長進!」,但關於親身經歷的那些事,早就過了二十幾年,氣歸氣,但現在提起已經可以是雲淡風輕了,無法左右自己過去的決定,但現在,我想好好放下這些不甘和難受。

揭竿起義的人?沒有啦,我沒這麼偉大,
只是希望能盡一點「前人」的責任而已

第二技:所有現代人必備的「診所」醫生

       後來,我到自力更生協會,再度成為學生,這次修的課別是「手機維修」。
因協會跟神腦合作,結業後我就到「神腦國際手機維修庇護工場」上班,很感謝劉天富理事長的幫忙,現在神腦的身障人士多半都跟我一樣,是從自力更生協會來的。一開始,需要第一線接觸客人,面對客人無理又無禮的嗆聲,我常常也跟著回嗆回去,對待說也說不聽的奧客,其實不用太客氣。

        之後我轉到公司內部辦公室處理物流,看著一部部壞手機來、再看著一部部好手機被送到主人手中,問我喜歡這樣的工作嗎?作了快要十年,很難講到底是喜不喜歡,對我來說,它就是一份「工作」,一份十分健全、讓我不用再為了「勞基法明定的那些」抗戰的工作,我有基本保障、有特休可以安排,因為年資累計的 16 天年假,我還在煩惱要怎麼休比較好⋯⋯對於現階段所擁有的一切,我是充滿感恩。

「六十而耳順」,不確定自己「耳順」了沒?但現在這樣,我覺得很好

       我在屏東出生,八個月大的時候,因為感冒感染,有半邊成了小兒麻痺,後來跟著爸來到北部生活。年輕的時候可真是所謂「年少輕狂」,我愛美,討厭拿拐杖、也討厭為為身障人士特製的三輪車,以前真的是很愛玩,喜歡和朋友說走就走,騎到哪玩到哪、也通宵打麻將,出國過安檢的時候,因為腳盤骨開過刀、有釘子留在身體裡,擔心機器會響,所以事先跟保安人員說,他露出會心一笑,很有趣、至今都還記得。

       從年輕遺留到現在、也是我目前唯一的興趣是「抽菸」,算是開竅得晚,二十幾歲的時候常常覺得鬱悶,需要點「什麼」來排解情緒,就此入行,知道抽菸不好,但我抽的時候盡量不影響別人、對身體的後果也就自己承擔,這習慣已經養了四十年,要剝奪我的這個樂趣?實在是有點殘忍。我還愛唱歌,加入心韻合唱團,唱了好多年,和團友們到各處去唱,去孤兒院、養老院、或是偏鄉呀這些地方表演,用歌聲來撫慰人心,當初錄下的那些演出畫面,是我個人的珍藏回憶。
        三年前,我在浴室摔跤,終於認清:不要跟自己的生命開玩笑,年紀大了、
不要鐵齒,所以我只好向拐杖低頭。這一拿,就再也拿不下來。大概是真的有了年紀,也是啦,都六十幾歲的人了、還管什麼美不美?人啊,真的該服老。

        那顆在我身體裡的釘子,是我自願讓它留著的。當初開完刀醫生問我「要把它拿出來嗎?」我說不用,它不會妨礙我,拔它幹什麼?我應該是可以跟它共存才對。現在想想,不管是曾經發生過的那些好事壞事、身體上的病痛、現在正在經歷的這些,對我來說,都是可以共存的了。我爸現在九十幾,我六十幾歲、有份不錯的工作,我們剛好都屬豬,他大豬、我小豬,家裡一切都好,這樣就很好。

神腦國際手機維修庇護工場 │ 全台唯一有身障工程師的維修中心
2007 年,神腦開始與庇護工場合作,提供身心障礙者完整的就業體系,從技術訓練、職場實習、庇護就業一直到正式晉用,至今已培養超過數十位專業工程師。
2020 年,搬到民權東路三段的「台北民權 Apple 授權維修中心」 熱烈開幕,身為全台唯一結合公益服務形象的維修中心,主打Apple家族產品的維修服務,提供簡便的服務流程及舒適友善的休憩空間,不僅指定項目享有「當日完修」服務,身障朋友更可優先辦理,致力打造友善職場及服務環境。

    -Facebook 粉絲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SENAO.MinquanASP/
-營業時間:11:00-20:00
-聯絡電話:02-2718-6060
-交通位址:台北市松山區民權東路三段 102 號
-提供服務:Mac / iPod / iPad / iPhone / Beats / Apple Watch 等維修服務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