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附設勞務服務中心 | 庇護英雄

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附設勞務服務中心

社會是個大牧場,

我們的使命是讓那些不太一樣的「羊」,也有安身立命的方法

──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附設勞務服務中心

位於松山區八德路上,一棟舊舊的住商社區建築掛著「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」的招牌,鄰里感十足,這裡,是協會的辦公地,也是「庇護英雄」的總部所在,雖英雄業務多為獨立運行,但協會之於我們的意義,絕不只是工作空間共享而已。

積分制的人生考卷,是不是會友善一些?

……

第五題,答錯,扣5分;

第七題,答題不夠完整,扣3分;

第十一題,未填寫,扣7分;

第二十五題,答錯,再扣10分

……

這是一張人生的試卷,每個題目代表你的某項能力,不夠好的,就扣分,

用一百分減去扣分,就是所得總分。

你覺得,自己可以得幾分?

那些身心障礙者,可以得幾分?

我們換個算法,

第一題,全對,加10分;

第六題,有點小失誤但還行,加5分;

第十題,有到平均值,加3分

……儘管兩種算法結果可能大同小異,但當中所隱含的概念卻截然不同。

「這可以解釋成我們正在做的事情,對於這些在扣分機制中會不斷失分的身心障礙者,他們真的這麼不行嗎?還是,其實我們應該要為他們找出可以發展的項目,進而培養成為『合格』的社會一份子?」

在協會服務多年,現為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主任的阿彰如是說。

這些康復之友,有點ㄎㄧㄤ啊!

康復之友,意指罹患精神疾病,逐漸朝著復原前進與努力的朋友。

台北市康復之友附設勞務中心(以下簡稱勞務中心)的「勞務」為「駐點清潔」,裡頭的庇護員工多為第一類,以精神障礙為主,也包含部分智能障礙者。

多數的身心障礙員工經適當培訓後,基本的工作能力可以長好長滿,掃宿舍、清廁所……只要一步步地引導他們跟著密密麻麻的SOP進行,久而久之就能內化為他們自己的技能,維持固定的品質不是問題。「只是,有時候作著作著,難免會發懶嘛,產生職業倦怠……這不是因為他們是身心障礙者,他們也是人啊,人本來就會這樣子。」「所以阿,跟他們相處吼,現在說起來很有趣,但那個當下常常是氣急敗壞,跟你講…….」

有一次,我們在某間學校打掃圖書館跟廁所,中午大家就吃便當休息,這時,有個庇護員工邊剔著牙齒邊跑來跟我們講話,我們沒發現什麼異狀,直到一位同事驚呼「咦?你哪裡來的牙線棒?」「阿就那邊水桶有個牙線棒,我就拿來用啊」那個水桶,是我們用來裝垃圾的,而那根牙線棒,越看越眼熟……「那不是我剛剛用過的嗎?」…….另一位同事再度傳來哀嚎,而當事人,一臉無害,一派自然。 

……還有「在奇怪場合忍不住便意」事件、以及「拿冰棒冰敷、融化再拿回去冰然後吃掉」事件,真的是很多很多,這些康復之友,各個都是寶,很奇葩。   

「但事情發生的時候,我們通常是氣死的情緒比較多。」阿彰再度強調。

「雖然常常又好氣又好笑,不過,讓他們知道『為什麼這樣做不適當?』『應該要怎麼做比較好?』就是我們的職責所在,的確需要引導、需要督促,但一般人有時也需要旁人提醒,不是嗎?」

人有百百款,庇護員工當然也是,有令人哭笑不得的,也有備受激賞的模範生。

阿鶯就是一個例子。她在庇護工場待久了後來轉去社會企業,一路作了快二十年,身負我們無法想像的重擔──雙親年邁,唯一的弟弟患有更加嚴重的精神疾病,家裡的收入來源為她和同樣擔任清潔工的媽媽。阿鶯的一天都在工作中度過,早上一份、中午一份、晚上一份,從早上六點到晚上十點。儘管如此,她的工作表現及態度始終十分良好,雖為外包員工,但在工作場所常被以「自家人」身分照顧,逢年過節有小禮物、也會受邀吃飯聚會……她的努力受到肯定,前幾年獲頒「台北市優良身心障礙勞工」獎項,身為參與其中的我們,得知這個消息後心裡當然是為她雀躍不已。        

那些看起來怪怪的,也是「羊」,不需要不把牠們當「羊」

大台北地區從事「清潔打掃」服務的庇護工場及社會企業不少,大家都站在同一條名為「職業重建」的船上,勞務中心的主要守備區為學校機關,包含學生宿舍、廁所都是庇護員工們常常出任務的地方。每次出動,皆有兼具指導及監督角色的就服員陪同,但學校場所畢竟是人多的地方,難免會接觸到「生人」。「對於庇護員工來說,這是一個與人交流的練習,對一般民眾來說,聽到『精神疾病』大多避而遠之,但實際接觸過後,真的有這麼可怕嗎?也是希望能藉此慢慢掃除一些汙名化的壞印象。」

而關於「職業重建」這條船,阿彰給了十分生動的比喻:

假設整個社會是一個大大的牧場,我們是羊,知道該去哪裡吃草、哪裡休息。但有些羊不太一樣,可能看起來或行為怪怪的、也不太愛吃草……可能會有人跑出來說,那放個柵欄把牠們圈在什麼地方,但牠們還是羊阿!我們在做的這些事情,無疑就是希望透過各種方式,讓這些怪怪羊能以「羊」的身分,找到在牧場安身的方法。

雖然身心障礙者可能沒辦法做到百分之一百,但他並不是「無能的」,只是我們要如何讓他把能力發揮在正確(或者是說對應)的地方?庇護工場和社會企業就是營造了一個相對友善的環境及舞台,讓他們可以完完整整去發揮作得到的事情。

他沒有的,我們要把它長出來;

他長歪的,我們要把它拉正,並且給他充分發揮的機會

對整體來說,這其實也是「降低社會成本」的方式,讓身心障礙者從一個「被照顧者」,扭轉成「自我照顧之餘,還能產出一些東西是對這個社會有幫助的」。薪水的確不高,但或多或少也減輕家裡的經濟負擔;更重要的,是給了這些精神疾病者一個目標、一個固定的生活型態,工作穩定了,病也就相對容易被控制下來,對疾病的復健是一個很大的幫助。

在這條船上待了這麼久,阿彰和夥伴們當然也遇過許多風雨。

曾經有一位工作能力滿好、對人也都客氣和善的庇護員工,前幾年突然發病,去職場的時候他就開始罵我們「都是因為你怎樣怎樣害我,所以我現在才會變成這樣」……扯了一堆東西,那當下,說不難受是騙人的。為了他,我們付出多少努力、和多少人多少單位協調?可能還要幫忙善後擦屁股……但最後,卻只得到這樣不堪的辱罵……難過歸難過,但不能留在心上太久,這是專業,也是同在這條船上的一條未說破的守則。

後來,那位員工出院,跟我們說,「老師,我隱約記得我前陣子狀況不好的時候說了很糟糕的話,我想跟你們道歉。」

這樣的情況有,當然也有很多暖心和療癒的時刻。

但怎麼說呢?

這些身心障礙者,可能因為本身疾病或障礙的關係,某些事情無法做得跟一般人一樣好、也會有失控的時候,但正是因為如此,要是沒有一個環境、沒有人願意告訴他們方法,他們怎麼會知道要如何跟這些疾病共存?怎麼會知道在這麼多「被扣分」的題目裡,還能找到一些些「你很棒,得分!」的可能?

目前勞務中心維持在一個穩定的狀態,基本溫飽無虞,但這個社會對於「精神障礙者」的偏見或歧視呢?恐怕還沒有消除完全,所以,這條船還在走,還得要繼續走,這是病友們的康復之路,也可能可以說,是集體社會的康復之路。

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附設勞務中心│清掃環境也清掃汙名歧視的使命感小船

2008年,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附設勞務中心從「補助案」正式立案,同協會理念「協助精神康復者獲得完善之醫療與復健,增強社會大眾對精神康復者的關懷與接納,並為精神康復者爭取應有之權利與福利」,主要服務對象為精神障礙者,也包含部分智能障礙者。

以學校機關及一般公司行號的室內外環境清掃為大宗,採「駐點清潔」的經營模式,使精神康復者進入「社區」就業,引導社會大眾以友善且正確的態度認識精神康復者。

‧台北市康復之友協會附設勞務中心

-營業時間:09:00-17:00

-聯絡方式:02-2765-2810

-交通位址:台北市松山區八德路四段604號2樓之6

-提供服務:

  √環境清掃:校園/宿舍/廁所/辦公室/戶外空間

 √地板地面:地面除塵/拖拭清潔/洗地/打蠟/地毯清洗

 √物件擦拭:門窗/牆面/OA隔板/家具/家電/各項設備

 √貨品整理:分類/裝箱/搬運/貼標籤

 √資源垃圾及其他:資源分類/清運/油垢清潔等

-提供免費現場估價服務




Leave a Comment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